爱心名言: 我不能拿别人的钱去做慈善,我只能提供一个平台,让别人去表达自己的爱心。——郭明义

宜宾学院院长:教育要激发学生想象力

2012-11-24 15:39:30   来源:    点击:

     宜宾学院在宜宾很有说服力,如何培养当代大学生,学院院长有思想。宜宾爱心网祝愿宜宾学院学子终成大器。


 

问:从您的履历看,您教过小学、初中、高中、中师、专科、本科和研究生,经历了教育的不同阶段,在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都做过主要领导,您是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教育现状的?

  汪明义:对于国人来说,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密切地关注教育。从宏观层面看,要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人力资源强国,都与教育直接相关;从中观层面看,社会各个组织强烈地呼吁培养越来越多的高素质复合型人才以适应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教育已经被视为实现个人全面发展和更好发展的核心途径。由此可见,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教育获得了很大地发展,特别是《教育规划纲要》颁布实施以后,我们迎来了教育的第三个春天。

  我国教育在百年教育史上是有过辉煌的,我认为至少可以说出现了三个春天:一个春天是民国20年代~30年代,所谓的黄金十年,大量优秀的海归或者本土人才胸怀“教育报国”的理念进入教育系统,这个时代,我国教育界培养了大批的优秀的具有创新意识的人才,这正如胡锦涛同志在清华百年校庆中指出的那样,清华大学在那时更是人才辈出、群星灿烂。第二个春天应该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段时期,邓小平同志亲自抓科技和教育工作,标志性的事件是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1983年邓小平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三个面向”。在这个春天最重要的成果是让我们恢复了一个基本的常识应当尊重知识、应当尊重人才。但“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的问题在这个春天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三个面向的方针没能得到实质性的落实,对知识的尊重畸形发展,有矫枉过正的倾向,使得“考试主义”成为了这个春天留给中国教育的最大遗憾。现在,第三个春天已经到来。从“钱学森之问”诞生并引起中央高层的高度关注开始,标志性事件是:2010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召开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颁布。将教育与人民终生幸福、地区可持续发展、国家民族的伟大复兴紧密联系了起来。

  在我近30年的教学和教育管理生涯中,我一直在问自己:教育是什么?你热爱教育吗?你希望为教育做些什么呢?

  “教育是什么?”这个问题,不问时似乎谁都明白,而真正深入思考,谁都很难作出正确解答。其实,这是一个值得所有教育人一辈子不断追问的问题。我们从生下来就在接受家庭教育,从幼儿园、小学开始就在接受学校教育,也在不断地接受社会的教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个人对教育都不陌生,因为我们从生到死都在接受教育也在教育别人。如果要用一个基本术语来概括这数以百计的关于“教育是什么”的答案,那就是“教育是关于培养什么样的人以及怎么样去培养这样的人的实践活动”。而教育学随之就应为“研究培养什么样的人以及如何培养这样的人的一门学科”。“人”是教育实践活动的主题,“人”是教育学研究的核心要素,离开了人而去谈教育就会背离教育的本质。

  “你热爱教育吗”?这也是一个十分值得追问的问题。不是每个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都热爱教育,有的是不得已而为之,把做教育作为了一种谋生的手段。应该说这个层面的人数还为数不少,称之为第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的是把做教育作为了一个很好的职业,因为一来有寒暑假,二来对子女的教育方便,所以在选择职业取向的时候选择了教育。这个层面的人应该占领了教育界的大多数。第三个层面的人认为教育不仅可以救国、教育还可以强国,认为民族要复兴、国家要强大,必须要以好的教育、强大的教育作为基础。第三个层面的人,应该是一个教育理想主义者。有的人认为教育工作者为理想主义者不好。试问,从事教育的人都不是理想主义者,校长怎么去为教师、教师怎么去为学生播撒理想的种子呢?怎么又能在不健全的制度面前和在困难重重的教育实践中而勇往直前呢?

  “你希望为教育做些什么呢?”教育是一个庞大的系统,从层次或从学生年龄角度,可以划分为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从上述的经历来说,我经历了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各个阶段的教学工作。从办学体制角度,可以划分为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在大连枫叶国际学校和四川师大南洋学院的两段经历,对民办教育也有了自己切身的感受和体验。从教育领域教育工作者的角色来看,可以划分为教育理论的研究者、教育行政部门的管理者和学校教育的实践者。这三个角色有的应该兼有,如教育行政部门的管理者同时应该是教育理论的研究者,不然的话怎么知道自己制定的政策是否符合教育规律呢?学校教育的实践者更应该是教育理论的研究者、教育理念的践行者,不然的话怎么知道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从现实来看,教育行政部门的管理者和教育实践者兼教育理论研究者的人数确实太少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教育出现那么多问题的根源之一吧!这也许就是“教育家办教育”的制度难以实现的最大难题之一。

  毋庸讳言,我国的教育还不能让国家、社会和家长满意,因而中央才提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奋斗目标。因此,我们可以用“成就巨大,问题不少”来概括当前教育的现状。

  问:您近年来在很多地方为基础教育战线做过《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基础教育》的专题报告,特别是前不久为宜宾长宁县党政干部和教育系统400多人所做的演讲引起了较大的反响。您认为我国基础教育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还存在哪些问题?存在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呢?

  汪明义: 我认为我国基础教育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两基”任务的完成,教育公平问题正在逐渐地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

  同时,我国基础教育无论是教育理念层面还是教育实践层面均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因为“学生苦、教师累、学校忙、家长急、社会骂、政府忧”的现状依然存在,仿佛进入了沼泽地,欲拔而不能。基础教育主要存在下列问题:

  首先是教育公平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差异上,一是地区差异;二是城乡差异;三是阶层差异。另一个问题是在教育实践上表现为两个背离,一是背离教育的本质;二是背离了教育的规律。直接表现为教育目中无人,几乎所有的中小学校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都程度不等地存在着漠视人的存在、忽视人的发展,甚至是亵渎人的尊严的严重问题。突出的表现是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老师围着知识转、学生围着分数转、家长围着考试转”。“一切为了考试、为了一切的考试、为了考试的一切”成为学校和家庭共同的终极目标。其次是教育背离教育的“循序渐进”的规律,直接表现是学生负担过重。如果有谁对此持怀疑的态度,则只需要去看看大中小学生乃至幼儿园的小朋友中有多少人戴着眼镜,去看看节假日里学生作业的数量是十几页还是几十页,去看看夜晚熄灯最晚的是学生的房间还是爸妈的房间,去看看有多少学生的书包早已演变成书筐。“考试主义文化”几乎成为了基础教育领域唯一的价值选择,对知识积累的过于崇拜以至于极大地忽视了去点燃学生智慧的火花;教师对照本宣科、填鸭式和注入式等教学模式的轻车熟路极大地排斥着新的教学方法如启发式、研究式、讨论式等的真正接受和实质性的运用,这必然导致学生感受不到知识的鲜活性反而对学习的厌倦情绪有增无减;政府对学校的传统评价方式的顽强固守使得倡导多年的素质教育却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应试教育;学校对教师工作的评价和考核方式使得上述弊端已演变成为一种习惯性的麻木和容忍。这样的学校教育使得起初是对什么都感兴趣、对什么都充满好奇的少年儿童进入校门,逐渐演变为眼中失去了往日的光芒和灵气的青年完成高中学业走向大学校园或步入社会。

  我国有很长的教育发展历史,也出现过非常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成功的教育实践,我认为我们在传承和创新教育观念方面任务依然艰巨。我国基础教育在教育观念方面,传统教育观念和外来教育观念的影响都非常深刻。

  一个是传统教育观念根深蒂固。我国传统教育理念源于孔子,在孔子的心中,一定有一个懂得很多的人,这个人就是老师,他不仅能回答学生的问题也能分辨学生回答的是否正确,所以才有后来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的经典。这就是所谓的“以教师为中心”。而西方的教育理念源于苏格拉底,他认为所有的是非都是在推理和辩论中共同获得的。他说:“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并没有智慧,不论大的还是小的都没有。什么是教育呢?教育是把我们的内心勾引出来的工具和方法。最有效的教育方法不是告诉人们答案,而是向他们提问。”这就是所谓的“以学生为中心”。两者泾渭分明,差异很大,“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育思想,至今深深影响着我国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的突破性发展,使多年来的教育改革举步维艰。

  另一个是外来教育思想尤其是前苏联教育思想对我国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的影响是很大的。这种影响在建国初期有积极的一面,但是目前的影响更多体现为消极的乃至于恶劣的。前苏联教育思想的典型特点是集约化、同一化、简单化,强调整齐划一,反对个性张扬,这种教育思想是苏联上个世纪30年代新经济(310358,基金吧)政策和大工业化的产物,将学校教育与工业流水线生产产品等同起来。前苏联的教育思想弊端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至今余毒还在,灌输式、唯考试论、唯应用论、唯意识形态论的东西都是前苏联教育思想的特征,这种教育思想,使中国的教育失去了两次跨越式发展的机会,实在是很痛心。

  在教育的第三个春天里,如果能再恢复一个基本常识:“只有教育家才能办好教育”,那对第二个春天留下的遗憾就将是一个重要的弥补,因为好的教育就在教育家的心中!这正如企业只有企业家才能办好一样。

  要说基础教育未来的努力方向,那就是《教育规划纲要》给我们指明的前进道路。首先是要更新观念。观念是最重要的,教育者应该是理想主义者,要有属于自己的教育理念。以人为本是最重要的理念,在这个理念引领下,精心呵护学生的灵性:一是保护学生的好奇心;二是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基础教育应是为学生更好地生活和进一步学习做准备的教育,特别是为更好地生活所必须的素质更应从小进行培养。鉴于此,在基础教育阶段应该使学生在下列七个方面得到培养:培养健康的体魄并养成良好的锻炼习惯,这是未来更好学习和健康生活的基础;懂得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这是对一个合格公民的基本要求,而这些基本素质应当从小开始培养;能够有价值地利用闲暇时间,这是一个成年人提高自己生活质量的一项基本能力;培养成为一个积极的家庭成员,家庭是青年成长的摇篮,也是社会的细胞,积极的家庭成员能带来家庭的和谐从而也为构建社会和谐做出贡献;智育教育,既是培养学生的认知能力的需要,也是学生进一步学习的需要;培养学生符合道德良知的品质,因为社会是需要道德和良知的,而道德和良知不是先天就具备的,而是后天习得的,这些更应该从小进行培养;必要的职业训练,因为有的学生不一定要直接接受高等教育。

  其次是要改革教育管理体制,其核心我认为是要建立教育家办学的制度环境。局长、校长、教师都要懂教育,最好要具有教育家的素质。教师不仅仅是教书匠,而是启迪学生智慧的灵魂工程师,要能够认真思考教育的基本属性是立德树人,要以理想主义者的激情和实干主义者的勤奋,视教育为生命,视学校为家庭,视学生如子弟。

  最后要在教育进程中注重人文精神的培养。简单地说,就是用人类历史上的文明成果,来养成学生高尚的品格、高雅的情趣。培养学生成为外在“温柔敦厚”,内心“刚勇坚毅”的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和人道主义精神的公民。基础知识扎实一直是我国基础教育的长项,为世界所称道,但是创新人才的素质,不仅要有知识,而且需要创造性的思维方式和能力以及创造性的人格。

  问:据说您第三次博士后是专门研究高等教育管理的,出站报告在高等教育出版社以《大学理念与实践》为题正式出版,后来又在《中国高等教育》等期刊发表过系列文章,今年又当选为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常务理事,请问,我国的高等教育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汪明义:从世界范围来看,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和科技信息化等局面,既给高等教育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从国内来看,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背景,也给高等教育提出新的课题:高等教育该如何改革与创新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才能培养出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型人才?为此,我们需要对我国高等教育进行回顾、反思,其目的是为了能更好地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现在我国各个层次高等教育的规模稳居世界第一,这是—个了不得的成就。正如周远清同志所说,我国高等教育过去30年走过的路是“大改革、大发展、大提高”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之路。但是高等教育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不适应创新人才的培养已经是一个不争的现实。李约瑟难题未解,“钱学森之问”又生。规模巨大、功能复杂的现代中国高等教育,如果没有一个清醒的教育理念、高扬的价值理想,其现实的发展就有可能丧失意义和迷失方向,沦为没有灵魂、见物不见人的“高等教育工厂”,甚至是一艘巨大的“泰坦尼克号”。我们的高等教育究竟应该坚守什么样的高等教育理念呢?具体说来就是要回答中央为高校提出的两个基本问题:“办什么样的学、怎样办这样的学?”和“培养什么样的人、怎样培养这样的人?”

  问:您担任过四川音乐学院副校长,现在又有近四年的宜宾学院校长的经历,您认为什么样的大学才是好大学?

  汪明义:大学不仅仅是客观物质的存在,更是一种文化存在和精神存在。大学文化体现的是一种共性,其核心与灵魂则体现于大学精神。大学是一类特殊的社会组织,不同于党政机关、不同于军队、也不同于企业。大学由五个大组成的:大学之“大”,在于应有“大家”。这里的“大家”,是指那些思想解放、敢为人先、具有先进办学理念的大学引路人,如哈佛大学的艾略特、芝加哥大学的赫钦斯、华中科技大学的朱九思等。大学之“大”,在于大学应有大度的胸怀。这种胸怀能容纳各种不同的思想和见解,真正体现出大学与普遍主义、与宇宙紧密相关的内涵,如蔡元培主政时期的北京大学,极力倡导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办学理念;这种胸怀能接纳来自三教九流的教师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大学之“大”,在于应有厚德载物的大雅,这种大雅体现在以知识为中心,形成崇尚学术、潜心学问、美化人生的大学氛围。大学之“大”,在于能为所有的学生和教师的发展提供大舞台,大学是梦想的摇篮,也是实现梦想的圣地。大学之“大”,还在于应有实现办学理念的大基业,如资料丰富的图书馆、设备先进的实验楼、环境优美的教学楼、器械完备的运动场。同样的,大学必须强调五个学的价值。大学之“学”,在于大学是由若干学科构成的,没有学科就没有大学;大学之“学”,在于大学是由学者构成的,没有学者,学科就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大学的声誉既来源于校友的杰出成就,更来源于当下的教师在社会各个舞台上的杰出展示;大学之“学”,在于大学能产生新的学问,没有新知识的产生,大学就不能履行其使命,也不能培养不出真正意义上的新人;大学之“学”,在于大学文化全体现于学风,指大学对学术精神的敬畏之风、对学术自由的遵从之责、对卓越品质的追求之志;大学之“学”,更在于大学的一切所为全在于学生,全为了学生,这是大学区别于研究机构的根本所在。

  因此,我认为,一所好大学具有以下特征:超拔的大学精神是一个大学拥有高尚灵魂的标志;先进的办学理念是一所大学快速发展的先决条件;良好的治理结构是一所大学实现其办学理念的制度基础;优良的教师队伍是办好大学的关键因素;充足的办学资源是办好当今大学的物质基础。

  问: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在访谈结束之际,您想对教育和教育者说点什么?

  汪明义:我想强调几点,“只有不被学生拒绝的教育才是打动孩子心灵的教育”、“只有能保护并激发学生好奇心和想象力的教育,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基础教育”。现今基础教育战线上的许多管理者都认为:“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试问:是谁在将骨感的现实推波助澜呢?一个拥有教育理念的教育管理者对教育改革的态度可能是“鼓励创新、容忍失败”,相反,可能就是“不求无功,但求无过”。

  我一直认为,只有尊重大学理念的办学者,才能在实践中提出属于自己学校的办学理念,也才可能制定出符合实际的治校方略;只有拥有大学理念的大学,才会拥有不断前行的力量。 

  • 图片新闻
  • 推荐文章